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新書搶先看》任何場合都能輕易展現智慧、達成說服的語言技術

2019-02-03
傑伊.海因里希斯
新書搶先看》任何場合都能輕易展現智慧、達成說服的語言技術

第3章 控制言語的時間狀態

孤女安妮的法則 修辭的三大基本議題皆涉及時態(tense) 

美枝:荷馬,要批評很容易
荷馬:而且還很好玩! ─《辛普森家庭》
現在,我們已經有了個人目標(你期望透過爭論得到什麼)和對方的目標(情緒、想法和行動)。在開始進行論辯前,請先問自己一個問題:辯論的議題是什麼?根據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所有論辯議題都可以歸納為三種(希臘人真的熱愛這個數字):
責備(Blame)
價值觀(Values)
選擇(Choice)
任何一種涉及說服的論辯,都可以被歸類到此三類之下。
  •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Who moved my cheese,這句話源自史賓賽.強森所寫的經典寓言)這個當然屬於責備。兇手是誰! 
  • 墮胎是否該合法化?價值觀。讓女性決定是否該結束自己體內新生命的權利,隱藏著哪些道德是非?(我的說法包含了此議題兩派擁護者的價值觀─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及生命的神聖性。)
  • 是否該在底特律設廠?選擇:建或不建,在底特律或不在底特律。
  • 安潔莉納.裘莉(Angelina Jolie)和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該不該分手?價值觀,但不一定是基於道德層面,而是你和對話者的價值觀。他們是不是完美到實在不應該分手?
  • O .J .辛普森到底有沒有殺人?責備
  • 要不要跳舞?選擇:跳,或不跳。
為什麼你需要在意每個問題應該被分配到哪個核心議題之下?因為當我們在錯誤的重點分類下爭論時,我們永遠不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讓我們看看一對在客廳讀著書、聽著音樂的情侶:
她:你可以將音樂關小聲一點嗎?
他:妳是最後一個調整音量的人。
她:哦?是嗎?那是誰整個下午都在放〈自由之鳥〉(Free Bird)的?
他:原來這才是重點。妳討厭我的音樂。
她想要從這場爭論中得到什麼?寧靜。這涉及選擇。她希望男友選擇將音樂關小聲一點。但爭論的內容卻脫離了選擇,進入責備,甚至是價值觀。
責備:妳是最後一個調整音量的人。
價值觀:原來這才是重點。妳討厭我的音樂。 
當他們開始爭論過去出現的噪音和〈自由之鳥〉這首歌存在的價值時,他們離調整音量的這個具體選項,越來越遠。
事實上,針對核心議題(責備、價值觀和選擇)我所給出的例子裡,隱藏著特定規則:責備問題涉及過去;價值觀問題屬於現在;選擇問題則和未來有關。

責備—過去的價值觀—現在的選擇—未來 

當你發現爭論已經脫離原有軌道時,請試著改變時態。想要責備偷乳酪的小偷,就應該著眼於過去(過去式)。想讓某人相信墮胎是一個很可怕的罪行,請使專注於當下(現在式)。想停戰並度過寧靜的閱讀時光,放眼未來或許是較好的選擇(未來式)。(注:中文文法中並沒有動詞時態,但可使用時間副詞或助詞,來表示言語中的時間狀態。例如:我「在」吃飯、我們「明天」見。)
針對每一種時態設計出一種修辭模式的亞里斯多德,最喜歡談論未來。
他認為著眼於過去的修辭,針對的是正義,也就是法庭上進行的司法爭論。亞里斯多德稱為「法庭性」修辭(forensic rhetoric),因其與法庭相關。而我們那對因為音樂起了爭執的情侶,也把重點擺在過去,來責備彼此。
他:妳是最後一個調整音量的人。
她:那是誰整個下午都在放〈自由之鳥〉的?
假如你想要指控某人製造噪音(先不提音樂品味這件事),這麼做就對了。法庭性修辭有助於我們決定誰是兇手,而不是誰正在做這件事或誰即將做這件事。在看《法網遊龍》(Law & Order)和《犯罪現場》(CSI)時,你會發現多數對話都是都著眼於過去。這對警察和律師而言,非常有用,但對於熱戀的情侶來說就要注意了。法庭性修辭的目的,在於決定誰有罪,並執行懲罰;習慣懲罰對方的情侶,將和出現在婚姻治療專家高特曼博士「愛情實驗室」裡的離婚夫妻一樣,走上相同的道路。
那麼把重點放在當下呢?會讓情況好些嗎?或許。當把對話的時態擺在當前此時,可以處理稱讚與責備,區分好壞,分辨不同團體間的差異或個體的差異。亞里斯多德將這種修辭策略,用於描述一個符合社會理想、或沒能達成此一目標的人。這也是畢業典禮演說、葬禮致詞和布道的共通語言。藉著頌揚著眾人的英雄,或貶斥社會的公敵,在某種程度上,此話語能給予人們原始部落般的歸屬感。(像是,我們最棒,恐怖分子是懦夫。)當一名領袖沒能勇敢面對未來,你就會聽到有如原始部落喊話般的言語。
亞里斯多德稱這類時態的言語為「展示性」修辭(demonstrative rhetoric),因為古代演說者經常使用這類言語來展示自己最精湛的技巧。而我們那對起了爭執的情侶,也用現在式來劃清界線。
原來這才是重點。妳討厭我的音樂。
你或許可以指控男方必須背負擅自將討論從過去改成現在的罪名。但我們就先別討論責任歸屬,好嗎?畢竟男方說的話也有可能是對的,或許爭論的目的根本與音量無關,而是在於男方對演唱〈自由之鳥〉的美國樂團林納.史金納(Lynyrd Skynyrd)的偏好。無論真相如何,兩人的對話瞬間變得像是在切割彼此:我喜歡我的音樂,而妳討厭。如果這男的恰好是政治人物,那麼他肯定會很想在這句話後面加:「但妳錯了!」我們總是使用現在式來談論價值觀:這是錯的,這是對的。否定〈自由之鳥〉,認為其歌詞是不道德的。
如果你希望雙方達成一致,就必須放眼未來。這也是亞里斯多德為自己最喜歡的修辭所專門保留的時態。他稱此為「審議性」 修辭(deliberative rhetoric),因其協助我們做出選擇和決定如何達成雙方的目標。根據亞里斯多德的說法,審議修辭的焦點在於「什麼最有利」。這是最實用的修辭,這個修辭跳過對與錯、好與壞的論辯,相當方便。
  • 現在式(展示性)論辯傾向於結束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或分離。
  • 過去式(法庭性)論辯以懲罰為威脅。
  • 未來式(審議性)論辯以得到結論為優先目的。不難理解亞里斯多德為何會花較多的心力在與制定決策有關的未來修辭上。
我們那對可憐的情侶還卡在現在式裡動彈不得,讓我們將對話倒帶,讓他們以審議性的(未來式)言語來討論。
她:你可以將音樂關小聲點嗎?
他:當然,我很樂意(I would be happy to)。 
等一等,他不是應該說,「我(I’ll)很樂意去做」?用帶有未來性意味的語氣:「我會(I will)」,而不是提出假設的語氣:「我可以(Iwould)」?當然,你說得或許是對的。他確實可以。但在有條件的情緒下(使用『would』而不是『will』),他給了自己一個開場白。
他:是音樂太大聲,還是妳想要我播別的音樂?
她:既然你這樣說了,我比較想聽其他沒那麼華麗金屬的歌。
噢!他這麼親切,她卻這樣對待經典搖滾樂。這讓他覺得自己有正當理由進行反擊,不過他選擇適度地回擊。
他:你是指更像背景的音樂嗎?但那無法引起我的興致。想看部電影嗎?
藉由將論辯引導回選擇上,這名男子先讓論辯內容遠離個人層面,且同時動搖女友情緒,使她進入更容易說服的狀態。
她:有什麼選擇?
他:我們很久沒重溫《絕地救援》(The Martian)了。
她:《絕地救援》?我不喜歡那部片。
這名男子當然知道女友不喜歡這部片。我們的討論有點離題了,但我無法抵抗介紹另一種修辭訣竅的誘惑:首先,拋出一個極端的選項。這麼做能讓你真正想要的目標看上去比較合理。我曾使用這個技巧,讓我太太同意以我舅舅喬治的名字,來為小孩命名。當時,我提出各式各樣的建議,像我個人最喜歡的赫爾曼、梅爾維爾、海因里希,最後我太太終於說了,「你知道嗎?其實『喬治』聽上去也沒那麼糟。」我吻了她一下,告訴她我有多麼愛她,默默地收下又一枚勝利勳章。
話題回到這對情侶身上。
他:那《鐵達尼號》呢?
這名男子知道對於超級容易暈船的女友而言,她肯定更想看其他電影,但在聽到第一個選項後,這部電影聽上去就沒那麼糟了。
她:好吧。
就選定《鐵達尼號》。猜猜這兩部電影中,哪一部是這名男子最想看的?辨別修辭三種時態的能力,將是主宰民主、生意或一個家庭圓滿與否的關鍵。還記得我曾在早晨準備盥洗時,和我兒子喬治發生的爭執嗎? 
我:是誰把牙膏用完的?
喬治:這不是重點吧,老爸?重點是,我們該如何防止同樣的事再次發生。
先將嘲諷的語調放到一旁,這個孩子懂得將討論從過去轉變為未來,從法庭性轉移到審議性,他的舉動實在太值得褒揚了。他將爭論的內容,轉移到決策制定的模式下:哪一種選擇才能讓我們得到源源不絕的牙膏?
(本文摘錄自《說理IP.53-P.63 內文)
 
延伸閱讀
【讓SmartM與你一年共同看100本書】幫助「沒時間讀書」、「讀書速度很慢」、「讀完就忘記」、「抓不到重點」的人,在25分鐘內領略閱讀的樂趣,吸收並帶走鮮明觀點,真正讓知識內涵融會於日常生活。歡迎點擊加入:「100本商戰名人讀書會,一起加入閱讀革命!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SmartM首度與康健合作強檔大課!點我看進來
即刻了解
處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