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謝金河:矽谷新經濟洪流襲來,台灣怎麼辦?

2016-12-14
謝金河
謝金河:矽谷新經濟洪流襲來,台灣怎麼辦?
圖片來源 : Roman Boed
10月下旬,我們完成了一趟美國矽谷的投資考察之旅,再度見識到這一波新經濟浪潮的蓬勃發展;正值台灣的新政府也端出5大創新產業,並且以百億元國家基金帶動產業經濟的發展,台灣的下一步如何走?至為關鍵。這次會到矽谷的起心動念,是六月下旬的以色列之旅,這個人口只有850萬的小國家,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直逼4萬美元,這個四面八方都是敵人的中東國家是如何創造傳奇的?

全世界科技大廠,都在以色列找商機

以色列很多新創事業,往往在剛萌芽階段就被國際大企業併購,最具代表性的是谷歌以10.3億美元,買下社群導航軟體公司Waze、蘋果買下3D掃描技術公司Prime Sense、臉書買下程式設計新創公司Onavo及人臉辨識公司Face、IBM則是收購資訊安全公司Trusteer及移動軟體公司Red Bend、思科買下網路優化軟體廠商Intucell、英特爾收購手勢識別軟體公司Omek Interactive。眾多美國大企業在以色列獵公司,於是,我們直搗黃龍來到矽谷看新經濟的源頭。
這次我們安排參訪谷歌總部、特斯拉工廠;參訪貿聯與台達電子兩家在台灣掛牌的企業;也參訪了兩家軟體上市公司,一家是從事客戶關係管理,號稱軟體終結者的Salesforce,另一家是房利美,房利美破產後,從事為抵押貸款業務提供自動化軟體服務的Ellie Mae;未上市的企業部分,則參訪了正在開發人工智慧的Numenta及大家熟悉的Airbnb。
有一天傍晚時分,我們拜訪了加速器公司Plug And Play,參觀這家公司的創業空間,很多人共用一張桌子、一台筆電,就在這裡展開新的就業之路,眾多的新創公司都從這個平台孵育出來。台灣也有不少育成中心,但這次在Plug And Play這家加速器公司看到的畫面,讓我們感到很震撼。
在矽谷的參訪,我們也與賣出無名小站給奇摩雅虎的簡志宇有正面互動;還有來自台中慈濟的林佳緯醫師,也來和我們談他的創新觀念。在結束參訪前,我們在中經合美國總公司安排下,也與五位新創公司負責人談他們的新公司及創業源起,包括大家很熟悉的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他親自前來與我們談他新創的餐飲影音平台Nom。
這趟新經濟之旅,我們看到了幾個面向,首先是過去20年,台灣的高科技從竹科的半導體興起,後來成為美國大企業的主要供應鏈,從此,台灣的電子業專司硬體製造,以代工為主軸,為了降低成本,只好大規模西進尋找更廉價勞動力。殊不知,當台灣企業正汲汲尋找廉價勞力時,這20年矽谷的產業卻出現了巨大變化,台灣顯然在創新大洪流中輸掉了。

新經濟崛起,半導體已非創業主流

矽谷的英文是「Silicon Valley」,原本是很多半導體廠聚集之地,但現在半導體已非主流,而是由谷歌、臉書等大市值企業領風騷及現在興起的人工智慧、物聯網、無人駕駛汽車、飛機,或是AR、VR 。新經濟的浪潮前仆後繼,像過去幾年無人駕駛汽車及飛機,根本無人敢去想,但是矽谷就有一群天才創業家相繼不絕,這是美國創新力領先全球的最大能量。
另一個角度看,矽谷就像一個全世界創新的大聯盟,我們參訪以色列,也看了很多新創產業,但這只能算是小聯盟等級,在矽谷這個創新平台,全世界第一流的人才全都聚集於此,矽谷完整的創業生態環境為全世界所羨慕,包括史丹福及柏克萊大學提供了一流人才和技術,再加上創投業提供了源源不絕資金。
媒體報導,美國創投業2014年總投資金額483億美元,較2013年成長61%,其中有268億美元投資在加州,占全國的5成以上;換句話說,矽谷人口不到美國人口1%的城市,卻拿走了23%的創投基金,再加上創業者不服輸,甚至是屢敗屢戰的創業精神,讓矽谷在全球科技創新的平台閃亮發光。
相對來看,30年前,台灣曾經創造了竹科傳奇,到今天我們仍有台積電在半導體領域一枝獨秀,但是下一棒,台灣有什麼?這一趟在矽谷參訪的途中,台灣正為了一例一休、勞工多7天假,在立法院上演搶占主席台的扭打事件,但我們參訪的企業,卻呈現了完全不同的寫照。
第一、在新經濟的創業環境中,員工才是創新的主體,為了激盪員工的創意,老闆必須營造一個發揮創意的空間,並積極善待員工,因此,員工可以自發性上班,他們沒有工時的壓力,而且,員工利益與老闆是一致的。我在參訪的公司中發現,幾乎每一家公司都備有點心,各式飲料應有盡有。員工累了,可以自行走動,去喝一杯咖啡或是去健身房運動、游泳,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家新創公司有工時的限制,顯然台灣的立委、官員,甚至勞工仍然停留在18世紀的思維。倘若領導國家的人仍用18世紀思維,台灣怎麼可能在新經濟的競賽中找到位置?
像是共享經濟的Airbnb,員工拿著筆電,坐在沙發上,或躺下來思考,有的甚至帶著狗來上班,辦公室是透明玻璃建築,加上整片綠化的牆,員工用腦力貢獻價值,而不是只坐在辦公室或生產線出賣時間。
在矽谷,員工「上班」是很有彈性的,這次參訪谷歌,為了接待我們,谷歌總公司上網徵求來自台灣的員工為我們導覽,結果一次來了11位,包括資深的、資淺的都有。我記得有一位資深的員工中途告退,他的兩個小孩正發燒,要帶去看醫師,台灣此時仍在為工時、休假吵成一團,實在令人搖頭嘆息。
二是我們在矽谷看到的企業,員工對公司都有一份尊榮感,如果用英文表達,應該是員工對公司非常「Proud」(驕傲),一位高大帥氣的年輕人,用高亢的嗓音為我們介紹特斯拉,可以看出他對特斯拉的向心力;在谷歌參訪,整個下午,我們在谷歌總部與來自台灣的谷歌員工座談,可以看到這些進入谷歌的台灣人,身上展現的信心及對谷歌公司的榮耀感。
有一天清晨,賣掉無名小站的簡志宇邀我和他一起晨跑,我們經過舊金山灣區,也經過谷歌總部,在天際尚未破曉的時分,我發現每一棟谷歌大樓都是燈火通明的;在Salesforce,我們也發現員工對公司前景充滿了樂觀與希望,於是員工對公司向心力強,大家全力以赴,這股「樂在工作」是員工成長、企業創新最大的原動力。
在台灣,很多企業以cost down(降成本)為目標,壓縮了每個環節的成本,員工的福利被壓縮,員工與資方經常是對立的,員工不是樂在工作,而是為了餬口。在矽谷讓我感受最強烈的是,在特斯拉的生產線上,鈑金工人開著音量很大的搖滾樂,一邊搖晃著身體,一邊快樂的工作。如果是在台灣的生產線,工人恐怕已被免職了,台灣企業必須努力在新經濟釋放的訊息中找到正確出路,才能帶出有明天的企業。

共享經濟蓬勃發展,是擋不住的潮流

此行,有10幾位30歲以下的年輕人跟我共同參訪矽谷,這一場新經濟的撞擊非常大,像共享經濟蓬勃發展,一定是擋不住的潮流。據統計,全球已有47%的地面運輸服務都使用Uber;而Airbnb也成功進入全球3.4萬個城市,Airbnb正完成新一輪8.5億美元融資,由Alphabet子公司入股,估值已達300億美元以上,目前已有Uber、滴滴出行、小米,到Airbnb是超過300億美元估值的獨角獸企業;而號稱軟體終結者的Salesforce,目前市值超過五00億美元,這家線上軟體服務公司,市值超過台灣的鴻海,實在太驚人了,這是新經濟的路。
對年輕人來說,這是可以放膽大顯身手的機會,但是,這些年台灣的年輕人在上一代庇護下過得太優渥,台灣這些年漂洋過海到國外留學的人數大幅減少,曾在史丹福深造的簡志宇感慨,他在史丹福大學已快看不到台灣腔的台灣學生。
假如說,矽谷是全球創新的大聯盟,台灣的政府及年輕人都不應該在這場新經濟的大洪流中缺席,因為新經濟帶來的企業經營風格,勞資關係的新價值觀,以及對工作的態度,將會全面衝擊未來的企業營運及生態,大家必須做好準備,台灣政府也必須有全盤的新經濟思維,才能扭轉台灣當下的困境。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聽資深媒體人陳鳳馨談財經趨勢,開拓視野格局,增加談資!
即刻了解
處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