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新書搶先看》掌握成功的演說技巧,輕鬆擄獲聽眾的心

2019-02-09
傑伊.海因里希斯
新書搶先看》掌握成功的演說技巧,輕鬆擄獲聽眾的心

第9章 擄獲聽眾的心

川普時代竊取成功演說家的技巧

我博得滿堂喝彩。─西塞羅底 
那些認為偉大演說已死的人,應該好好欣賞二○○四年七月二十七日那場幾乎改變歷史腳步的演說。
「巴拉克什麼?」當一位帶著奇怪名字的參議員候選人以主講人的身份,站上民主黨代表大會的主講台上時,人們紛紛問著。在他向台下的聽眾揮手致意時,電視記者趕緊念著他們手中的小抄:曾擔任三屆的伊利諾州參議員、第一位當上《 哈佛法律評論》 Harvard Law Review(總編輯的非裔美國人,一本名為《我父親的夢想》)Dreams from My Father)絕版書的作者。四年前在爭取美國眾議院席位時失利,甚至無緣參加二○○○年的代表大會。在最近的民主黨美國參議院初選中勝出。敵對共和黨對手被性醜聞纏身。巴拉克.歐巴馬瞬間成為最耀眼的明日之星。
而前一次由非知名人士發表,並成功將其推上總統位置的演說,是一八六○年由一位來自伊利諾州,名為亞伯拉罕.林肯的土裡土氣律師所發表的。他在那場知名的柯柏聯盟學院演說上,成功擄獲紐約市的菁英分子們。當時的林肯必須說服那一群相對來說人數並不多的懷疑者,讓他們相信自己擁有足以擔任總統的智商和情商。而歐巴馬則必須證明自己確實是政治界的搖滾巨星。兩個人都很成功。
歐巴馬的演說讓他的書瞬間被推上各大暢銷榜,並贏得成千上萬名喜愛他的粉絲。就在一夜之間,他從政治新星的身份,搖身一變成為總統頭銜的競爭者。下一次,當他又站在代表大會的講台上時(二○○八年),他接受民主黨的提名,成為總統候選人。
那個時候,我不幸錯過歐巴馬的初次演說。畢竟誰會想要跟一屋子瘋狂的民主黨人擠在一起,耐著性子聽某個不知名人士大放厥詞?好吧,我錯了。就他本人的例子而言,他證明了老派演說修辭的強大能力。在本章中,你將學到歐巴馬如何利用展示性修辭來鼓舞自己的追隨者,並將自己放在領導者的位置。沒錯,亞里斯多德希望政治發言必須是審議性的:處理眼前的選擇,使用未來時態,讓聽眾明白該怎麼做才能獲得最大優勢。本書的絕大部分也都是關於審議性修辭,探討因為選擇而出現的爭論。但當我們企圖透過演說來凝聚人心時,就必須使用展示性修辭。熟悉展示性語言,不僅能讓我們找出演講應該著重或批判的地方,還能讓我們成為更棒的演說家。
因此,就讓我們從歐巴馬最具象徵性的演說開始,同時透過較近期的演說,挖掘隱藏在這些奇蹟背後的展示性手法。在探討完歐巴馬後,我們將繼續審視另一種稱之為「演說週期法」的高潮引導手段。此一技巧發明於數千年前,川普更憑藉這個技巧,成功入主白宮。無論你對這兩個人的看法為何,他們都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古時候的人就是這樣教授修辭。顯而易見地,這些方法在現代依舊很有效。

複製西塞羅的大綱

你或許會認為歐巴馬上過修辭學校。因為他完美地追隨西塞羅的腳步,用最復古而美好的方式來組織自己的演說:前言、敘述、分割、證明、反駁、結論。 
  • 前言。如同所有聰明的西塞羅派傳人,歐巴馬在自己的代表大會演說一開始,就建立起自己的人格:「這個舞台對我而言是非常不可能的。」漂亮地使用謙虛手段,平順地將演說推入敘述階段。 
  • 敘述。他向觀眾訴說父母親的故事─一個來到美國求學的牧羊人和一位出生在地球另一端的堪薩斯州少女。最後訴諸於道德,將自己的人格特質與美國價值連接在一起:「此刻我站在這裡,明白我自身的故事就是一個更廣闊的美國故事的一部分,「他說。「這是美國的真正本質,存在於人民那質樸夢想中的信念。」
  • 分割。好的演說家會使用分割來呈現正反兩面,以最熱情的語言來描述自己這一方,至於對手……也不能太過明顯地責難對方。最好展現自己對於對手的錯誤感到萬分失望。這就是歐巴馬所使用的技巧:「今晚我必須對你們說:我們還有太多需要努力。」他真正的意思是,在小布希與錢尼執政四年之後,我們變得有更多事情要做。利用分割的方法,讓自己聽上去比對手更合情理,暗示自己才是好的一方。
  • 證明。為了證明我們有多少事必須進行,歐巴馬使用了最經典的修辭工具─羅列清單:工作機會流往海外、石油公司將美國玩弄於鼓掌間、以安全為名侵害人民的自由、利用信念「作為分化社會的銳器」,還有發展越來越糟的戰爭。
  • 反駁。有趣的地方來了─明目張膽地攻擊對手。但歐巴馬的做法稍微和西塞羅的腳本有些不同。他沒有直接對著共和黨開砲,反而將矛頭指向企圖分裂美國社會的「輿論操控者與負面廣告商」。接著,他說出當晚最重要的一段話。一直到這個時候,他的語調都維持在非常穩定、理性的狀態,甚至有些短促。但現在,他加重說話的音量與抑揚頓挫,如同慷慨激昂地站在布道壇後的傳教士:「今晚,我必須對他們說,沒有所謂的自由派美國人與保守派美國人,只有屬於美利堅合眾國的美國人!」這句話立刻成為流傳到世界各地的名言。
  • 結論。一個偉大演說的結尾,必須同時兼具演說摘要與呼籲行動的功能:「說到底,這正是選舉的目的。我們應該加入充滿犬儒思想政治的一方,還是充滿希望政治的一方?」(『希望!』代表們大喊道,開心地回答這個修辭問題。)在處理了所有的邏輯問題後,歐巴馬用一連串的「and(然後)」來迎接眾人的歡呼。他描述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並以此刺激聽眾行動:「……約翰.凱瑞(John Kerry)將以總統的身份宣誓就職,然後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將以副總統的身份宣誓就職,然後這個國家將在經歷長久的政治黑暗時代後,重拾過去的光明……」每一句話都在觀眾間掀起巨大的歡呼,台下的聲音越來越大,直至震耳欲聾你根本聽不見歐巴馬的聲音,只能透過他的唇形讀出演說的結尾「謝謝,願上帝保佑你們。」
儘管凱瑞最後沒能以總統的身份宣誓就職,但歐巴馬的演說獲得空前絕後的成功─對他來說。西塞羅一定會非常驕傲。

以展示性修辭來凝聚人心

讓我們再來看看歐巴馬其他精采的演說,就從他的第一次就職演說開始。請記得,展示性修辭的重點必須放在價值觀上。你必須使用現在時態,界定何謂對與錯,何謂好與壞。而其中一種談論價值觀的最好方法,就是和敵人的價值觀進行比對。 
歐巴馬:我們不會為自己的生活方式道歉,更不會在保衛它上猶豫不決,對於那些企圖透過恐怖行動和濫殺無辜來達成目的的人,我們現在告訴你,我們的精神遠比你們強大,更不可能被擊倒;你們無法超越我們,我們必定會打敗你們。
這裡,歐巴馬還使用了另一個工具:擬聲法(prosopopoeia),亦即假裝以別人的聲音發言,或假裝對著其他人說話(也是此處的用法)。(擬聲法的重要在於表現出假裝的樣子。)
把矛頭指向共同的敵人,是凝聚眾人、使其團結一致的最好方法。而對著敵人發出嚴正警告,也是將自己定位為正派陣營領袖的最佳手段。歐巴馬並不是在對敵人說話。他是在對選民說話。與其勸導最沒耐心的美國人,要民眾多給予政府一些時間,歐巴馬選擇吹捧美國人民的決心:我們一定會超越敵人,因為我們是最強悍的!

將問題轉變成認同性修辭

我們不可能單純地將一個問題說成是一個機會,並讓聽眾熱切期待迎接眼前的任務,儘管有許許多多的飯後演說者(after-dinner speaker)都這麼相信。我們也不能稱一個問題為「挑戰」,儘管歐巴馬有時會犯這種錯誤。相反地,我們可以跟聽眾說,這是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而這也是歐巴馬在就職演說上,所使用的方法。他將經濟危機轉變成考驗自我的測試。 
歐巴馬:讓世世代代的子孫傳頌著,說當我們面對考驗時,我們拒絕讓旅程劃下句點,我們沒有走回頭路,也沒有躊躇不前;我們的眼睛凝望著遠方的地平線,和上帝賜與我們的恩典,背負著自由這個偉大的禮物,並將其安全地傳遞到下一代手中。
請留意,歐巴馬的聽眾是那些認為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最偉大世代」的男人與女人們。我有一些朋友,非常嫉妒自己無法活在那個時代。他們認為自己錯失了證明自己也是同等強大的機會。有時候,人們甚至願意拿自己的性命為賭注,只為了證明自己的美德。

利用讚美勸戒聽眾

我曾強烈呼籲讀者不要依賴道歉。相反地,請表達自己沒能達成自己的高標準。當你在談論其他人的錯誤、或你一同犯下的錯誤時,此一方法也同樣適用。這是引導展示性修辭步入審議性選擇的最好方法:強力吹捧聽眾的自信,同時提起你們所共享的價值觀。
歐巴馬:美國人民,我們的能耐遠超過之前八年的表現。我們應該是一個比現況更好的國家。
每一個擁有修辭頭腦的家長,都深知這個技巧。與其對著把嬰兒食品大膽塗抹在牆壁上的搗蛋鬼說他是一個壞孩子,我們會對這個小傢伙說他沒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你:噢,莎蒂!你不會這樣做的。你是個好女孩。
本質上,這就是歐巴馬在二○○八年民主黨代表大會上,發表獲提名宣言時所做的事。他提到美國的表現應該比這八年間的表現「更好」。當然,他的目的是指控他的對手辦事不力,而不是罵他的女兒。
如同希臘人所說的,這部分涉及「enargeia(栩栩如生)」這項技巧:在他們的眼前刻畫出栩栩如生的場景。
歐巴馬:一場遊行被警察的槍聲與催淚瓦斯所打斷,在煙霧散去後,二百八十人被逮捕,六十人受傷,一名十六歲的少年失去性命。
歐巴馬透過這個涉及過去的故事,來陳述自己的展示性修辭。這個小小的歷史故事,讓當時還是美國參議員的歐巴馬,擄獲了勞工團體的心。祕密就藏在猶如電影般的事件先後順序中,演說的文字就如同電影的鏡頭,先從廣角再慢慢拉近。一開始,你看到了遊行現場,接著是移動中的警察。現在,我們又拉近了一點,於是看到了煙霧和槍枝冒出來的火光。再近一點,鏡頭掃過不知名的屍體。一個特寫,我們看到了一名少年毫無生氣的臉龐。令人不忍。藉由歌頌勞工運動的偉大與戲劇性,演說者凝聚了聽眾的心。這就是展示性修辭的魅力。 

用一個平衡的數據,化繁為簡

二○○八年的春天,民主黨的總統黨內初選候選人,已經集中到歐巴馬與希拉蕊之爭上。只要雙方傳出一丁點兒醜聞,就有可能造成反轉。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歐巴馬的前牧師傑勒麥特.賴特(Jeremiah Wright)在YouTube 上發表天譴美國論,引起種族議題的討論。在這個事件爆發前,種族並沒有成為雙方陣營的目標;沒有人能因為這個議題得到好處。
但在當時,歐巴馬別無選擇,只能站出來回應他的前牧師。但他沒有單純地和對方劃清界線,這位參議員大膽地開啟關於種族的話題。這就好像他將一台壞掉的老爺車,改裝成飛天火箭般。
歐巴馬:教會包含了所有的善意與殘忍,最激進的智慧與令人震驚的無知,掙扎與成功,充滿愛和、沒錯,痛苦與偏見,而這些構成了美國社會下的黑人經驗。
歐巴馬想要表達,牧師的偏激主義只是一個龐大複雜問題下的部分。但我們該如何讓一個很複雜的故事聽上去不要那麼……複雜?我們可以使用對比,透過順序連貫的句子,對比兩件截然不同的事物。歐巴馬利用這個修辭格,暗示賴特牧師確實對美國有著滿滿的祝福─當他選擇不譴責美國時。這讓歐巴馬將焦點轉到事情明亮的那一面,捨棄黯淡無光的背後。
那麼,歐巴馬究竟做了些什麼?他利用展示性修辭展示美國黑人族群的價值觀(包括這個教會在內),就跟多數美國人是一樣的:掙扎與成功,充滿愛和偏見。(本文摘錄自《說理IIP.201-P.213 內文)
 
延伸閱讀
【讓SmartM與你一年共同看100本書】幫助「沒時間讀書」、「讀書速度很慢」、「讀完就忘記」、「抓不到重點」的人,在25分鐘內領略閱讀的樂趣,吸收並帶走鮮明觀點,真正讓知識內涵融會於日常生活。歡迎點擊加入:「100本商戰名人讀書會,一起加入閱讀革命!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看過來!12堂必學理財特訓課
即刻了解
處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