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Facebook到底該不該管「假新聞」這件事?

2016-11-21
36Kr
Facebook到底該不該管「假新聞」這件事?
圖片來源 : Tumisu
編者按: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令很多人大跌眼鏡。很多人說是媒體造就了川普,說要不是媒體,尤其是以Facebook為首的社群媒體,給了他價值好幾十億美元的媒體內容的話,川普就什麽都不是。這當中,假新聞起到的推波助瀾作用不可小視。那麽Facebook是不是應該管管假新聞呢?如果是又應該怎麽管呢?假新聞的受寵又說明了什麽問題呢?著名科技部落客Ben Thompson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這個問題遠不是假新聞那麽簡單:
2001年2003年期間,Judith Miller在《紐約時報》上面寫了好幾篇文章,文章聲稱伊拉克有能力和野心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這是假新聞。
現在回想起來,想要確切說出Miller的文章,在2003年美國做出入侵伊拉克的不幸決定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可能的,因為Miller提供消息的來源,跟小布希政府外交團隊關係密切。儘管如此,有《紐約時報》給他們背書還是有意義的,尤其是民主黨一直都想更加猛烈地抨擊小布希。畢竟,《紐約時報》不像那些不可靠的媒體組織,它在這個國家的地位顯赫,而且往往被認為是左傾的。就因為所發表的地方,Miller的文章引起了一定的共鳴。
把Miller的慘敗,跟當前圍繞著Facebook的假新聞問題之爭是很誘人的:「假新聞是不好的」這個警世寓言有史可鑑。不過我的看法恰恰相反:這跟假冒的關係不大,更多取決於誰首先決定什麽是新聞。

Facebook對媒體的商品化

在聚合理論中,我描述了以分發為基礎的經濟力量的消亡,導致了擁有客戶體驗,以及對供應商進行商品化的強大中介機構崛起。比方說Facebook這個社群網站,就是把此前已有的線下網路搬到網上去而發跡的。考慮到人天生就是社交化的動物,用戶開始優先考慮在Facebook上讀報紙(或者近乎無限的注意力替代品)。
那麽,隨之而來的就是媒體公司、企業以及所有其他希望引起用戶注意的人,也都跑到Facebook上面去了。對於Facebook來說這是好事:它可以為用戶提供有吸引力的內容越多,Facebook把廣告放到用戶面前的機會就越多。關鍵是,用戶在Facebook上面花費的時間越多,他們讀其他東西的時間就越少,這進一步激發了媒體公司(以及任何類型的企業),跑到Facebook上面,從而導致了Facebook樂見的良性循環:通過用戶來抓住內容供應商,後者反過來又可以深化其對用戶的掌握,進而又提高了Facebook對供應商的影響。
這個過程把Facebook的內容供應商(那些媒體公司)降格為純粹商品化的供應商。跟每個人都有關戲的一切,都與互動程度有關:媒體公司得到廣告瀏覽,Facebook拿到廣告營收,而用戶得到精神獎勵——數據庫的數字增加了一位(+1)。當然,不是所有的內容,都可以跟所有用戶互動;所以才會有演算法:給大家顯示他們想看的東西,無論是小孩照片,還是訂婚聲明、貓狗圖片、政治新聞。從Facebook的角度,以及從用戶的角度來說都是一樣的。隨便說一下,這也包括假新聞:新聞出何處並沒有什麽特別之處,根據演算法,任何內容除了所推動的互動程度,都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媒體和川普

自然地,圍繞著媒體如何造就了川普當選總統,媒體上也進行了大量討論。說的是要不是媒體給了他價值好幾十億美元的媒體內容——基本上都是些新聞報導(而不是以廣告為主的付費媒體),川普根本什麽都不是,所以這個行業必須承擔責任。這種自我反省實在是有點可愛,因為這讓該行業迴避了一個遠不那麽令人舒服的現實:如果媒體不想這麽做的話,有關川普的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做成。
為什麽媒體報導川普會這麽密集,原因很簡單:因為讀者喜歡。在這個媒體已經被商品化的世界裡,想假裝自己還有編輯特權,可以不去報導一位讀者想要看到的候選人,就像是在沒有點擊的情況下,被現實狠狠地打臉。
的確,虛假新聞的盛行,正是一樣的原因:因為用戶需要它。這些網站獲得流量,是因為用戶點擊了它們的文章並且分享出去,因為他們確認了自己早已經認為是真的東西。「確認偏見」是一劑很糟糕的藥——TC記者Kim-Mai Cutler,在Twitter上說得很恰當,這是一種很惡劣的商業模式。
為什麽Facebook應該管管假新聞?
那麽接下來,就到了怎麽處理假新聞的問題。也許最常見的情緒是Zeynep Tufekci在《紐約時報》擺出來的這個:Facebook應該幹掉假新聞和過濾效應——當你在忙著看你已經同意的新聞。Tufekci寫道:「Facebook執行長佐克柏指出,『認為Facebook上面僅占內容極少部分的假新聞,會以任何方式影響到選舉,這是相當瘋狂的想法。』佐克柏先生堅稱他的公司,對大家如何拿主意的影響寥寥,這對美國和世界的民主來說正在造成真正的傷害……」
Facebook對政治曝光的影響問題,並不僅限在假新聞的散播方面。這還會引起回音室問題。該公司的演算法,決定了哪一個狀態更新,會出現在用戶自己頁面上更高的位置,哪一個更新會被淹沒。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些人本來就是想找新聞來印證自己的偏見。Facebook的研究表明,公司的演算法,通過優先考慮用戶感覺舒服的更新來鼓勵這一點……。
Tufekci給Facebook提供了若干建議。其中包括把數據共享給外部研究人員,來更好地理解錯誤資訊是如何傳播,以及過濾器的泡沫程度(註:隨著網路公司努力根據人們喜好調整新聞和搜尋結果,將使人們被困在一個「過濾泡沫」中,而得不到可能挑戰或擴展人們世界觀的資訊),要像針對垃圾資訊,或者其他令人反感資訊那樣更加積極地消滅假新聞,重新雇用編輯人力,針對新聞平衡而不僅僅是互動程度來重新調整演算法。(近日佐克柏在Facebook上以7條舉措作為回應:其中包括加強檢測、簡化舉報、第三方驗證、警告、提高新聞流相關文章質量、顛覆假新聞經濟模式、多傾聽)

為什麽Facebook不應該管?

表面看上述要求似乎是合理的,但實際上Tufekci的建議也是在走極端。
首先,Facebook沒有這麽做的動機。Gizmodo曾報導,該公司擱置了一次演算法的調整,旨在消滅假新聞,原因是這對右翼網站影響極大,儘管Facebook矢口否認,但事實上該公司仍有強烈動機,讓雙方都感覺自己是中立的。任何其他做法都有可能趕走用戶,對於社群網站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結果。
此外,從定義來說,任何背離專注於互動的做法,都不符合Facebook的核心模式。Tufekci聲稱這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放眼望去,Facebook已經沒有競爭對手了」,這種說法是錯誤的。實際上,目前Facebook正在遭遇到長期以來最大的挑戰:Snapchat正在偷走其最有價值用戶群體的注意力,在廣告業務方面,也正在接近飽和了,而且在廣告的最大金礦——在以電視為中心的品牌廣告方面,Snapchat是Facebook真正的威脅。
不過,Facebook甚至存在著更加根本性的問題:怎麽才能確定什麽是假新聞,什麽不是假新聞呢?界限在哪裡?可能更關鍵的是,由誰來決定?考慮到在海量的內容當中,要篩選出那一點假新聞,必要導致Facebook對內容進行主動的編輯,這不僅是難辦之事,而且至少就可能會出現的壞結果而言,也許要比看起來更令人擔憂得多。
這又加劇了過濾器泡沫問題的嚴重性:出於政治原因,平台堅持要積極影響用戶看到什麽。這樣一來,Facebook通過推動互動的二階效應,對用戶看到什麼的影響將會急劇加大。就算它的目標是為了社會更好,而不是黨派之爭也無關緊要,因為每個政黨一樣認為自己的目標也是為了社會變好。的確,如果大家共同擔心的,是Facebook在用戶新聞消費中扮演的角色過大的話,那我們更恐懼的,應該是有人可能會出於自身目的而濫用這一角色。
我知道,由上向下的解決方案是很誘人的:假新聞和過濾器泡沫就在我們眼前,難道Facebook解決掉這些問題不是更好嗎?可問題是,你假設揮舞著那根自上而下大棒的人,正好觀點也跟你一樣。如果對方觀點跟你不一樣呢?只需看看我們目前的政治環境就知道了:那些擔心川普的人,必須跟過去幾十年美國的行政部門權力急劇擴大這一事實做鬥爭。我們把太多的責任和能力都交到了一個人手上,卻忘了交出去容易,一旦不喜歡掌握行使權力的人之後,想收回來就難了。
因此,當Facebook開始主動編輯投放給用戶的新聞時,我的擔憂要大得多。我越來越擔心佐克柏烏托邦式的世界觀,靠控制世界來影響世界是令人恐懼的。
要記住的關鍵是,假新聞的實際影響要取決於誰發的:大選期間的假新聞寫得並不好,但他們的效應,主要是大家對已經相信的事情進一步確認。Millers在《紐約時報》上面發表的文章,與之相比,因為大家都把《紐約時報》視為守門人,很多人基本上因此就改變了自己的看法,從而導致了我們至今仍能感受到的全面影響。從這個角度來看,Facebook任何加強新聞控制的潛在負面影響,幾乎都是難以想象的。

自由與懶惰

這裡也許還有一片中間地帶:可能有些來源假得太明顯了,Facebook很容易就可以將之排除在外,最好是在完全清楚他們在做什麽,和為什麽要做的的情況下做這件事。同時,只要Facebook的競爭地位不受拖累,它都應該盡可能把數據跟外部研究人員共享。如果用戶希望避免過濾器泡沫的話,該公司還應該向用戶提供更多的選項來控制自己所看到的內容。
但實際上,你我都知道沒幾個用戶會關心這個。而這個幾乎正是許多Facebook批評者最惱火的地方。如果用戶沒有找到「合適」的新聞源,那好吧,得有人讓他們看到。聽起來都很好,而且毫無疑問,對於贏得選舉來說,這個解決方案比做出實際的必要改變,要方便多了——直到有一天你才會想起來,哦,某個你如此信任而且權力如此之大的人,也可能會不同意你的,到那時候,控制大家所看的東西就變成另一場災難了。
澄清一下:我非常清楚Facebook的不良影響,我尤其擔心這種手段將人以群分的便利性,部分是因為前面提到過的過濾器泡沫效應(這也是必須拯救Twitter的原因之一)。但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不應該是在網路上重新設置守門人,而應該還是利用網路的力量。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只要願意的話,都可以比過去接觸到更多的資訊和真相來源,也有更多的辦法去接觸、理解和說服那些持不同意見的人。當然,這比要求佐克柏改變大家看到的東西,要做更多的工作,但是因為偷懶而放棄自由,最終都不會有好結果的。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讀完一本書,總是抓不到重點內容?
即刻了解
處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