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Airbnb與它的中國門徒之戰,共享住宿經濟還能怎麼走?

2016-11-11
億邦動力網
Airbnb與它的中國門徒之戰,共享住宿經濟還能怎麼走?
圖片來源 : Pixabay
共享經濟傳入中國5年,運輸領域誕生了滴滴這樣的霸主,但另一個比它更早誕生的行業,共享住宿——卻似乎剛剛邁過萌芽期。
11月初,中國住宿分享平台小豬完成了他們的新一輪融資。6500萬美元的融資額包括了今日資本去年底的C+輪,及由愉悅資本和BAI(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領頭,晨興資本、今日資本與玉資本跟投的D輪融資。
這是中國共享住宿領域又一個有意義的節點。這個自2011年開始在國內創投圈流行起來的行業,在資本的助推下正步入當年出行領域的滴滴快的大戰的階段。
Airbnb和它的中國門徒——途家、小豬及住百家領跑其中。他們掌握著大多數媒體版面和中國人對共享住宿的認知。與滴滴併購Uber中國業務成為行業霸主相比,共享住宿看起來仍處於百花齊放的階段。不過,相比一兩年前從單純模仿,到在國內市場足以與其匹敵,中國土生土長的共享住宿企業已經成為Airbnb的強勁對手。
地產業出身的羅軍創立了途家,如今他風頭正勁。從今年6月份開始,途家陸續完成了對螞蟻短租、攜程去哪兒上公寓短租平台的併購,成為中國目前最大的涉及短租、度假旅遊、民宿酒店生意的企業。成立於2011年的途家如今對外宣稱已簽約的項目超過800個,儲備房源超過80萬套。
它現在是這個行業最耀眼的明星。「43萬套房源在線交易,每天幾十萬的住宿分享,215個地方政府簽訂了合同和我們協同一起推進這個事情,估值超過10億美金,成為亞洲最大的一家「獨角獸」企業,也是全球的獨角獸企業。」途家創始人羅軍在最近的一次發布會演講中不無驕傲的說道。
途家的快速成長與其今年連續發起的併購,曾被外界看作行業洗牌的導火索。在一些投行人士的私下聚會中,有人判斷一場短租行業的戰爭可能就要來臨。在併購螞蟻短租時,擔任途家獨家財務顧問的華興資本董事長杜永波,甚至直接將途家比作中國住宿分享領域的「滴滴」。
這種判斷有他的根據。途家從去年年中開始突然發力,人們突然發現,這家公司涉及範圍大到難以想像,與他們合作的企業包括房企、OTA平台、地方民宿甚至建築企業,他們的模式從租到售,再到託管投資一應俱全。
但另外幾家企業仍保持著其強大的競爭力。在中國創投環境日益嚴峻的背景下,成功拿到D輪的小豬,仍被投資人看好。另一家專注出境游市場的公司住百家,則在今年4月掛牌敲鐘,成為國內共享經濟新三板第一股。
面對行業的併購和洗牌,小豬聯合創始人兼COO王連濤稱,投資人仍希望他們保持獨立性和高速發展。這家公司在國內已擁有10萬套房源,平台年交易額達到10億元。
這個數字儘管與途家相去甚遠,但讓王連濤感到自信的是,現在的小豬已不再把房源獲取當做最重要的事,因為服務和體驗的基礎紮實,現在每天大概都有1000套以上的房源希望登上他們的平台。
這個過程的實現,是王連濤眼中,小豬成立4年以來的最大價值。房源的主動獲取,意味著他們打造的體驗正在逐漸打消中國人對共享住宿的擔心。
這種擔心源於文化差異。社科院2013年的一份調查顯示,70%的中國人不相信陌生人。中國熟人社會的文化底蘊讓陌生人之間的住宿分享開拓,變的十分困難。
途家,甚至行業的鼻祖Airbnb都經歷過這種苦難。羅軍至今也忘不了自己2011年去海南收房子遇到的困難。而自去年宣布進軍中國市場以來,因為這種水土不服,Airbnb眼下重點在做的依然是中國客人的出境游市場。
這揭示的是住宿與運輸在中國的本質差異,也是行業競爭至今也未產生巨頭的主要原因。滴滴今天的成功在於其早年就看到,決定客戶轎車選擇的,很大程度上是企業的車源規模和價格。但對於共享住宿來說,客戶看重的是便捷的服務和特殊的體驗,人們願意花高價去體驗特色民宿,但也可能因為民宿體驗差而選擇更標準化的酒店。
價格與數量,在這個行業幾乎起不到作用。這導致中國各個平台之間,實際都擁有一批屬於自己的擁戴者。也從側面反映出類似滴滴的快速規模擴張並不是住宿行業的取勝之道。因為這個原因,王連濤在提到競爭對手時,依然將Airbnb放在首位,其次才是房源更多的途家。
Airbnb的品牌知名度仍遠勝於它的中國門徒們。雖然它在中國房源僅有幾萬套,但有超過350萬中國遊客在國外使用他們。如果它選擇解決中國文化造成的體驗問題,那品牌效應仍具備強大競爭力。
Airbnb是共享經濟理念的發端者,比Uber還要早一年成立。從2008年開始,這家美國創業公司僅用三年就讓全世界認識了自己。2011年,他們業務增長率一度高達800%。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共享經濟開始滲入剛邁進萬眾創業時代的中國。途家、小豬、住百家、滴滴、快的,這些代表著共享經濟理念的創新公司陸續在一年內成立。創立之初,他們都將自己看作Airbnb及Uber的中國模仿者。
幾年過去後,中國門徒們都清醒認識到,完全複製美國模式無法在中國取得成功。羅軍稱最開始人們想到最快的辦法就是複制,但結果是「做不到一年就關門了,錢倒是花了不少」。
途家在邁過初期開拓後,選擇了迅速擴大規模和領域。羅軍看似想包攬一切的計劃,實際上是想壟斷一切空閒資產資源。
小豬也經歷過同樣的痛苦。但王連濤稱他們活下來的原因是選擇主動去克服困難。他稱這一輪融資的錢仍主要用於基礎服務的改進,進一步解決客戶與房東之間的信任、安全及其他體驗問題。其次才是戰略層面,包括在今年底進軍海外市場。
經營軌跡不同,但在吸收了Airbnb的經驗教訓後,這兩家公司正走在一條逐漸趨同的道路上。不斷擴大領域和規模的羅軍認為,市場的體驗與信任問題才是共享住宿最重要的環節。
而迎著這個麻煩一路走來的王連濤說,平台屬性決定了這個市場仍然需要比拼規模,小豬目前每年大致有10億元交易額,希望在2年-3年內,把它做到100億元。
競爭一觸即發,包括房企在內,仍有一些企業試圖進入這個潛在的萬億市場,但市場大版圖已定。
「我覺得不會有後來者異軍突起了。與打車不同,住宿分享是一個需要更深入運營的市場。新進入者很難超過前面這幾家的,」王連濤說。
儘管目前各家仍在各自的道路上前進,但市場覆蓋的高度重合,意味著他們之間的正面交鋒距離不遠。
但直到今天,仍有不少投資人質疑共享住宿能否在中國成功。文化差異對中國的住宿共享模式影響巨大。李開復曾公開表示,文化差異是橫亙在Airbnb和他的中國生意之間的「中國市場如果這麼容易打開,那麼那些盲目的模仿者早就變成100億美元市值的公司了。」
率先完成上市的住百家,也從另一個角度詮釋了這個行業潛在的經營困難。作為唯一可以看到公開財務數據的住宿分享企業,這家公司的各項數據差距極大。一方面其業務拓展迅速,2016年上半年營業收入達到4926.86萬元,同比增長870.74%。但另一方面,他們今年上半年的淨利潤為-4973.51萬元,仍在燒錢。
滴滴的擴張故事,揭示了共享經濟從燒錢到盈利所遇到的機會與困難。而看起來走的更為艱辛的住宿共享行業,眼下仍在激烈的競爭當中。Airbnb的中國門徒們如今都已擺脫了模仿的階段,並找到了各自前進的方向,誰將最終勝出,成為下一個如滴滴一樣的獨角獸?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聽台灣深具影響力的職場訓練大師謝文憲,談職場管理,培養好的工作習慣!
即刻了解
處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