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Facebook Pixel

新書搶先看》Dropbox:服務人們不會主動找答案的問題

2017-03-11
藍道・連恩、富比士雜誌
新書搶先看》Dropbox:服務人們不會主動找答案的問題
【SmartM解讀】Dropbox以雲端儲存應用創業,這塊市場,從最先人們根本不知道自己以這需求、更不會上Google搜尋這項服務,到Google、Amazon、Facebook等網路巨人都全力搶進。Dropbox始終保持領先的關鍵,在於創辦人豪斯頓「Dropbox 就是我的生命」式的創業企圖心。
Dropbox 崛起的速度非常驚人,2011 年使用者數達到5000 名,是前一年的三倍,而且公司已解決「免費或收費」的難題:96%的使用者不用付費,公司該年營收仍能達到5000 萬美元,創辦人暨CEO豪斯頓(Drew Houston)說,這樣的營收就足夠讓公司有盈餘。Dropbox 只有70 名員工,多數都是工程師,平均每名員工能夠分到的收入甚至超越科技界標竿Google。 
而且情況越來越好,原本那96%免付費使用者存放在Dropbox 的檔案愈來愈多,每天都有數千人因為檔案超過2GB 的容量上限而以每月10 美元升級到50GB,或是用20 美元升級到100GB。我們和豪斯頓討論這些數字時就發現,即使沒有任何新使用者註冊,Dropbox 的營收仍會增加一倍(的確,Dropbox 2013 年營收達約2 億美元)。豪斯頓停頓了一下,針對這個必然發生的好結果補充道:「但我們還會持續有很多、很多新使用者註冊。」果然,到2014 年中,Dropbox 已經擁有3 億使用者。 

MIT兄弟會俱樂部

某個週一午夜前夕,豪斯頓把他晚上最愛去的舊金山W飯店酒吧變成了兄弟會的派對會場。第一個到的史密斯(Adam Smith) 曾是麻省理工Phi Delta Theta 兄弟會成員,後來輟學創立電子郵件搜尋公司Xobni。接著到達的是克里斯、傑森和喬(喬把Dropbox 這幾個字紋在手臂上,因為他覺得「豪斯頓正在改變世界」),他們都是當年在麻州劍橋想要一圓加州夢的MIT 兄弟,希望有朝一日能坐擁「億萬財富、酒和美女」(billionaires, bottles, and babes)。 
帶著女朋友的史密斯和豪斯頓大口豪飲數杯黑皮諾葡萄酒,回想那一年夏天他們因為冷氣壞了,只好穿著內褲寫程式。「那時候真好,」豪斯頓笑道,一手搭在史密斯肩上說:「只有我和我的程式,沒有這些雇用和開除的麻煩事。」這群人顯然帶給豪斯頓很大的力量,他甚至在舊金山重新打造兄弟會式生活,搬進史密斯和另外十位創業家一起住的地方。如果從大學輟學是蓋茲、戴爾和祖克柏等人的轉捩點,那麼留在大學對豪斯頓也有同樣的影響力,尤其是他在兄弟會的經驗。 
這種「只有我和我的程式」的體驗深植在豪斯頓DNA中。父親是哈佛畢業的電子工程師,母親是高中圖書館員。在波士頓郊區長大的豪斯頓從5 歲就開始玩IBM 個人電腦PC Junior。他的母親很有先見之明地看出兒子將來會成為程式設計癡,所以讓他學法文、多和同學出去玩,也不讓他跳級升學。在新罕布夏州過暑假時,母親會沒收豪斯頓的電腦,即使他抱怨在樹林裡實在很無聊。「我覺得她默默地想讓我體驗正常的生活,現在的我體會到母親的用心了。」14 歲時,豪斯頓報名參加線上遊戲測試,開始排解安全漏洞。他很快就被雇用成為網路程式設計師,報酬是公司的股票。那年在學校集會上,一名演講人問在場學生:「知道自己長大後要做什麼的請舉手。」豪斯頓是250 名學生中,唯一舉手的人。「我想經營一家電腦公司。」他在高中和大學期間一直在新創公司工作,Dropbox 已經是他的第六家公司。 
在MIT 第一年,豪斯頓母親的計劃宣告失敗,他還是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寫程式。後來,豪斯頓讀到了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dman)的書《EQ》,了解到想經營一家公司,「聰明還不夠」。因此接下來的夏天,豪斯頓都在兄弟會的屋頂上讀企業管理類的書。

創業靈感來自「忘了帶USB隨身碟」 

史密斯2006 年9 月離開兄弟會宿舍,搬到舊金山創立Xobni,帶給豪斯頓很大的鼓勵。三個月後,搭著巴士前往紐約的豪斯頓想到了Dropbox的靈感。他原本計劃利用那趟從波士頓到紐約的四小時車程在巴士上工作,沒想到他忘記帶USB 隨身碟,讓他空有筆記型電腦,卻沒程式可寫。苦惱的豪斯頓立即著手研究能透過網路同步檔案的技術。四個月後,他飛往舊金山,向YCombinator 創投創辦人格雷厄姆報告這個構想。 
Dropbox 解決了現代人普遍使用多台手機、平板電腦或電腦,而檔案和照片卻分散在不同裝置的惱人問題。「各種裝置變得越來越智慧——電視、汽車等等——這表示更多資料需要被傳遞,」豪斯頓說:「大家需要一個連結所有裝置的網絡,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 
使用者下載Dropbox 後,就可以立即把檔案存上雲端。放在雲端的檔案可以從任何裝置存取,也可邀請其他人檢視。在一台裝置上更新檔案,別台裝置上看到的檔案也會同步更新。 
Dropbox 持續讓公司規模保持精實,這讓它得以安全度過金融風暴。2008 年時它有9 名員工和20 萬名使用者。二年後,Dropbox 增加5 位員工,使用者卻增加了10 倍。豪斯頓和菲爾多西再度搬遷辦公室,兩人經常只在上班時小睡一下。他們會看每一封客服電子郵件,卻經常忽略自己創投夥伴的信。他們也嘗試打廣告。「我們應該雇用一個行銷專家,買Google 的關鍵字廣告,」豪斯頓說:「我們在這方面一竅不通。」他們花了300 美元才吸引到一個使用者註冊。他們面對的挑戰是,Dropbox 解決的是一個人們根本不知道、也不會自己主動找答案的問題。菲爾多西從一開始就堅持Dropbox 的首頁只有一段簡單的火柴人短片介紹產品的用途。沒有功能和價格的列表,只看得到一個人弄丟東西,卻又在前往非洲的路上的故事。 
與其打廣告,他們決定把小群但忠誠度高的客群變成推銷員,使用者每推薦一名新使用者註冊,就能獲得250MB的免費儲存空間。有四分之一的Dropbox 使用者是因為這項策略而產生的。兩年半內,公司估值已經像滾雪球般來到40 億美元。 

行動數位閣樓的未來

豪斯頓相信Dropbox 正在引領一波科技新浪潮,讓人們掙脫檔案的限制。「你的資料可以跟著你到處跑。」
要達到這個目標,Dropbox 必須管理數量無比龐大且高度複雜的檔案,同時還要讓所有使用者覺得操作非常輕鬆簡單。我們在2011 年末訪問豪斯頓時,Dropbox 每天儲存3.25 億個檔案(舊檔案的異動和新增的檔案),而且這些檔案必須完全對應、準確連接到任何裝置。到2013 年初,檔案數量已超過10 億。豪斯頓和他的團隊設計了適用於18種作業系統、4 種瀏覽器和3 種行動軟體系統的程式。當這些軟體推出任何更新時,團隊都必須確保Dropbox 運作正常。2011 年6 月, 有68 個帳戶密碼被盜用, 凸顯出Dropbox 這個擁有5000萬人的數位閣樓所面對的風險。「我無法用言語形容我心中的歉意。」豪斯頓寄電子郵件給密碼遭竊的使用者, 並附上他的私人手機號碼。他說,「Dropbox 是我的生命。」 
競爭又是另一個難題。豪斯頓唸出一串名單:「蘋果、Google、微軟,亞馬遜也是,然後是IDrive、YouSendIt、Box.net 等數十家新創公司,甚至電子郵件,能讓人們寄任何檔案給自己。」雖然他相信,Dropbox 將在五年內顛覆電腦備份產業,但豪斯頓特別擔心iCloud,因為它會自動被推銷給所有買iPhone、iPod、iPad 的無數人口,他也擔心Google Drive 緊追在後。但自從豪斯頓的偶像賈伯斯去世,蘋果變得更局限於自家系統,Dropbox 目前仍占有業界領導地位。 
豪斯頓花下大把資金,努力讓Dropbox 普及化,避免使用者萎縮。他藉著與HTC 結盟,避開Google 的側翼攻擊,HTC 設定Dropbox 為其所有Android 手機的內建雲端儲存媒體。接著是與其他手機公司、個人電腦和電視製造商定下合作協議。豪斯頓雇用了一個團隊來為企業提供量身訂做的服務,目前有數百家外部開發商在為Dropbox 設計應用程式。 
豪斯頓必須往下授權。他刺蝟頭造型的栗子色頭髮已經出現白髮。在兄弟會讀非正規MBA 的豪斯頓直到2014 年4 月還自己兼任公司財務長,放下這個職務是他正式從新創公司程式迷,變身科技業大亨的一大步。然而,當豪斯頓看見門外可能每一天都全天守候的保全人員,他不禁思考這條CEO 之路必然的結果:「我不確定我想過那樣的生活。」(本文摘錄自《只要做對一次》第二章,天下雜誌出版)
書籍介紹
作者:藍道・連恩、富比士雜誌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年3月
藍道.連恩(Randall Lane)與《富比士》(Forbes)雜誌編輯群
藍道.連恩是《富比士》編輯。《富比士》是全世界最大的商業雜誌,從1917年開始為全球領導人提供策略洞見與商業關鍵資訊。在美國就擁有六百萬多萬讀者,並在全球超過三十國發行富比士國際版雜誌。
 
延伸閱讀

雲端戰場白熱化!看Dropbox用這2招擄獲企業用戶

嚴禁抄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

關注電子商務、網路行銷情報

親愛的讀者們,歡迎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粉絲團,每天更多電商&網路行銷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

加入「SmartM電子商務網」Line帳號,關注最新的電子商務與網路行銷情報,學習不間斷,精采文章不漏接。請用手機點擊「加入Line好友」連結,或是掃描QR Code加入。

聽台灣深具影響力的職場訓練大師謝文憲,談職場管理,培養好的工作習慣!
即刻了解
處理中